人事经理未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可否要求二倍工资?

案例简介

田某于2016年3月2日进入甲公司工作,入职时工作岗位为人事管理。田某工作期间,负责过公司员工守则、考勤制度及劳动合同文本的制订及修改工作。2016年7月6日,甲公司向田某出具一份离职申请表,申请表上载明离职类型为“辞退”,离职原因为“运营方面清单列表中图片大小错误”,甲公司在离职申请表上加盖印章。田某工作期间,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甲公司亦未为田某缴纳社会保险。田某向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请求裁决:甲公司支付田某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18574元等事项。

一审法院认为:
田某自2016年3月2日进入甲公司工作,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田某被聘用的工作岗位虽为人事管理,但甲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已与田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也未举证证明田某拒绝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故甲公司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二审法院认为:
关于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1个月不满1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显见,依法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系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本案中,甲公司未与田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对此,甲公司认为田某从事人事经理岗位,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存在过错。本院经审查后认为,甲公司虽提出上述抗辩,但并未提供充分有效证据证明田某存在拒绝签订或利用职权故意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行为。因此,甲公司应承担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

案号
(2016)浙01民终8214号
判决时间
2017年2月15日
判决原文

杭州宅电舍贸易有限公司、田冬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浙01民终821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杭州宅电舍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上沙路228号中沙金座8幢214室。

法定代表人:徐弘毅,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恒,上海远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田冬,男,1987年3月18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临朐县。

委托代理人:马跃勋,浙江浙杭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杭州宅电舍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宅电舍公司)与被上诉人田冬劳动争议一案,因不服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6)浙0191民初234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2月1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田冬于2016年3月2日进入宅电舍公司工作,入职时工作岗位为人事管理。田冬工作期间,负责过公司员工守则、考勤制度及劳动合同文本的制订及修改工作。2016年7月6日,宅电舍公司向田冬出具一份离职申请表,申请表上载明离职类型为“辞退”,离职原因为“运营方面清单列表中图片大小错误”,宅电舍公司在离职申请表上加盖印章。田冬工作期间,宅电舍公司向田冬支付的月劳动报酬分别为:2016年3月份工资3761元、4月份工资6000元、5月份工资5865元,6月和7月工资为6709元。另外,田冬工作期间,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宅电舍公司亦未为田冬缴纳社会保险。2016年4月4日为清明节,宅电舍公司安排田冬上班但未支付加班工资。庭审中,宅电舍公司陈述田冬的月工资由基本工资、绩效和奖金组成,其中基本工资为4000元。

2016年7月8日,田冬向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请求裁决:宅电舍公司支付田冬公休日加班工资5400元、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18574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000元并补缴2016年3月2日至2016年7月6日期间的社会保险。仲裁委于2016年8月9日作出仲裁裁决:宅电舍公司支付田冬2016年4月4日清明节加班工资为579元、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中的另一倍工资13213.90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5551元、宅电舍公司为田冬补缴2016年3月至2016年7月期间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和医疗保险费,上述款项均自裁决书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田冬对仲裁认定的事实及裁决结果均无异议。

宅电舍公司不服该裁决,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1.宅电舍公司不支付田冬2016年4月4日清明节加班工资579元;2.宅电舍公司不支付2016年4月2日到2016年7月6日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中的另一倍13213.90元;3.宅电舍公司不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5551元;4.宅电舍公司不向田冬补缴2016年3月到7月的社保。

原审法院认为:田冬自2016年3月2日进入宅电舍公司工作,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田冬被聘用的工作岗位虽为人事管理,但宅电舍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已与田冬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也未举证证明田冬拒绝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故宅电舍公司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关于未签订劳动合同加付一倍的工资,因未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双方对于田冬的月工资是否为6000元也有争议,仲裁委按照18877元[(6000元-276元+579元)+5865元+6000元+709元]的70%计算加付工资尚属合理,田冬对此也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关于宅电舍公司是否应当支付田冬经济赔偿金的问题。员工离职申请表载明田冬离职类型为“辞退”,离职原因为“运营方面清单列表中图片大小错误”,宅电舍公司在该申请表上加盖了印章,上述证据表明宅电舍公司单方解除了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其应就解除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承担举证责任。但是,宅电舍公司并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解除行为的合法性,因此,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故宅电舍公司的解除行为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其应向田冬支付违法解除合同赔偿金。关于经济赔偿金的具体金额,仲裁委按照田冬离职前足额月份的平均月工资即5551元计算,并无不当,田冬对该金额也无异议,原审法院予以确认。关于田冬要求宅电舍公司为其补缴2016年3月2日至2016年7月6日期间的社会保险费问题,原审法院认为,田冬在宅电舍公司工作期间宅电舍公司未为田冬缴纳社会保险费,故田冬要求宅电舍公司补缴工作期间的社会保险费,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支持。关于田冬要求宅电舍公司支付加班工资的主张,因田冬对仲裁裁决书没有异议,宅电舍公司也认可应当支付田冬清明节加班工资579元,故予以确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二条、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16年11月21日判决:一、宅电舍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田冬2016年4月4日清明节加班工资579元;二、宅电舍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田冬未签订劳动合同加付一倍的工资13213.90元;三、宅电舍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田冬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5551元;四、宅电舍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为田冬补缴2016年3月至2016年7月期间的养老、医疗保险(具体补缴金额、时段由社保机构依政策确定),个人应负担部分由个人自行缴纳。如果当事人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宅电舍公司负担。

宣判后,宅电舍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存在如下错误:一、宅电舍公司有加班审批制度。宅电舍公司在仲裁庭审中承认田冬负责公司管理制度的起草,事实上田冬也起草了《员工守则》,并于2016年4月1日实施。《员工守则》明确规定“员工加班工资发放凭加班审批单,加班审批单由员工申报,由主管领导签字,店长审批”。但原审法院并未查清该事实,而直接以考勤记录单方判定存在加班,系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二、原审法院并未考虑到田冬系人事经理的岗位特殊性。首先,仲裁及诉讼中,双方均确认田冬从事人事经理岗位,主要负责起草规章制度和劳动合同范本、签订合同、员工考核及其他系列人事工作,也是宅电舍公司唯一的人事。所以,田冬有义务主动提出并与宅电舍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实则其职责所在。田冬最低程度也应做到提醒、告知宅电舍公司法定代表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及相应用人风险,故未签订书面合同原因系田冬重大过失所致。其次,订立劳动合同应当遵循合法、公平、平等自愿、协商一致、诚实信用的原则,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的未订立书面合同应支付二倍工资的惩罚,实则针对用人单位恶意规避法定义务,妄图侵害劳动者权利及逃避法律责任之行为的惩处。而本案中,田冬作为公司唯一的人事,担任经理岗位,其级别仅次于总经理,对未签订书面合同存在重大过错,难以认定宅电舍公司系恶意规避法律责任。原审法院判决承担双倍工资,实属不公,也不符合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初衷。田冬作为人事经理,其有义务提出或敦促相关人员落实包括其本人在内的所有员工劳动合同的订立。从公平角度考量,应由田冬举证证明其己拟定了自己的劳动合同文本并交由宅电舍公司签订但被拒绝的情形,以证明未订立合同并非其失职所致而是宅电舍公司恶意不与其签订合同。三、原审法院将田冬离职申请表认定为宅电舍公司辞退通知,与事实不符。实际情况为,田冬在工作中存在重大失误导致关键图片大小错误,造成宅电舍公司损失。宅电舍公司法定代表人遂与田冬面谈,并予以劝退,田冬同意辞职。但在办理手续过程中,田冬利用人事专业知识在离职申请表中填写“辞退”,因宅电舍公司法定代表并不了解相关劳动法知识及法律后果,看到表格系“离职申请表”认为系田冬主动离职,才加盖了公章。应探讨当事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实则为田冬主动离职或辞职,相关佐证如下:一般用人单位辞退员工会出具解除通知书。而本案中,田冬提供的辞退依据系离职申请表,与一般用人单位辞退员工通常程序不符。本表格有两个完全矛盾的意思表示,一是“离职申请”,主动申请离职;二是辞退。何为真实意思表示,不能断章取义,应结合整个表格来判断。首先,该表格为离职申请,宅电舍公司系在离职申请表文字上加盖公章,应该是对离职申请的确认,而非对辞退的确认。其次,该表格中的辞退系田冬单方填写,应由田冬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宅电舍公司将其辞退。四、在当前经济形势不佳、企业用工成本高、效益较差的背景下,法院应结合田冬人事经理岗位、具备劳动法专业知识的事实,做出公平、合理、更具有说服力的判决。宅电舍公司招聘田冬为人事经理,其非但没完善规章制度、安排签订合同优化公司管理,甚至自己也并未主动签订书面合同,使得宅电舍公司而临重大的群体性用工法律风险。田冬在离职时以不诚信手段取得“辞退”的证据,并带走考勤记录,也足以推断其具有谋取不当利益的目的。故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第一、二、三项;2.判令宅电舍公司不支付田冬2016年4月4日清明节加班工资579元;3.判令宅电舍公司不支付田冬2016年4月2日至2016年7月6日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的另一倍13213.90元;4.判令宅电舍公司不支付田冬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5551元。

针对宅电舍公司的上诉,田冬答辩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程序合法,应驳回宅电舍公司的上诉。宅电舍公司仅因为田冬在工作中“运营方面清单列表中的图片大小错误”就将其开除,可彰显老板对待员工的恣意乱为和劳动者的弱势地位,亦侧面彰显劳动合同法对劳动者保护的重要性。以上事实有宅电舍公司陈述及离职申请表为证。宅电舍公司无故与田冬解除劳动合同,理应支付双倍的赔偿金。宅电舍公司提交的离职申请表也可以清楚的表明,田冬的工作内容还包括运营方面的事务,而非宅电舍公司诉称的专门负责人事的经理。事实上,宅电舍公司,是家仅有八个人的小公司,田冬应聘时虽以人事岗位入职,但凡是老板交代的工作,都要去做。田冬在工作期间,宅电舍公司法定代表人从未明示或者暗示与田冬签订劳动合同。按照相关法律,应当双倍支付劳动报酬。清明节是法定假日,也是传统节日。但宅电舍公司要求田冬加班。田冬加班后,宅电舍公司没有支付相应的加班费。以上事实有考勤记录为证。考勤记录也证明,当时加班的不仅是田冬,其他同事也有在加班。宅电舍公司理应支付相应的加班工资。综上,请驳回宅电舍公司的上诉。

二审期间,田冬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二审期间,宅电舍公司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如下:

1.仲裁庭审笔录1份,用以证明田冬在宅电舍公司从事人事管理岗位,工作内容是制作管理制度、劳动合同范本及员工考核工作等,田冬未提交起草好的合同导致合同未签订应承担责任。

2.田冬的QQ资料1份,用以证明兔子哥的QQ系田冬所有。

上述证据经田冬质证:证据1,宅电舍公司是小公司,田冬从事的职务是领导交代的杂活;证据2,代理人不清楚兔子哥是否为田冬。本院经审查后认为,上述证据与在案其他有效证据相印证部分,可作为认定本案相关事实的依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一)关于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条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1个月不满1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显见,依法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系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本案中,宅电舍公司未与田冬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对此,宅电舍公司认为田冬从事人事经理岗位,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存在过错。本院经审查后认为,宅电舍公司虽提出上述抗辩,但并未提供充分有效证据证明田冬存在拒绝签订或利用职权故意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行为。因此,宅电舍公司应承担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故原审法院支持田冬要求宅电舍公司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的合理诉请,并无不当。(二)关于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本案中,首先应当确认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如何解除。根据员工离职申请表所载明的内容,离职类型及原因分别为辞退、运营方面清单列表中图片大小错误。宅电舍公司虽对此提出异议,但其未提供足以反驳该申请表的有效证据,亦未对解除行为的合法性做出解释。因此,原审法院认定宅电舍公司单方面解除与田冬的劳动合同关系的行为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并无不当。故田冬依法有权要求宅电舍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同时,根据当事人提供的有效证据,原审法院所确定的应由宅电舍公司支付田冬的加班工资,亦属合理。综上,宅电舍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杭州宅电舍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赵为民

代理审判员  睢晓鹏

代理审判员  秦海龙

二〇一七年二月十五日

书记员  张诗雯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