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在公司食堂就餐时滑倒,算工伤吗?

案例简介

迭某系甲公司员工,工种为冲压工。2013年5月31日中午11时50分,迭某下班后去公司食堂就餐期间滑倒。经医院诊断为左侧股骨颈骨折。2013年10月1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一审法院认为:
迭某于2013年5月31日中午11时50分许在公司就餐时因滑倒受伤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情形,故其诉请要求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本院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之规定: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首先,从本案中甲公司上午11:30下班,下午12:45上班的作息时间安排上看,职工就餐完毕之后,基本上就要继续投入到工作中,因此,迭某中午在公司食堂就餐处于工作时间前后;其次,对于“工作场所”的认定,不能完全囿于法律条文的字面含义狭隘地理解为仅限于劳动者日常的、固定的工作地点。本案中,公司食堂作为专门为职工在工作期间安排和提供饮食的附属场所,处在公司有效管理的区域范围,属于工作场所的合理延伸。再次,上诉人迭某在公司食堂就餐虽不属于直接履行工作职责,但该就餐行为是继续正常开展工作的前提,故可认定为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工作。综上,迭某中午在公司食堂就餐期间滑倒造成左侧股骨颈骨折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之情形,应当被认定为工伤。

再审法院认为:
驳回再审申请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再审申请。

案号
(2016)浙行申335号
判决时间
2016年8月26日
判决原文

迭国菊与青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青田县人民政府再审行政裁定书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6)浙行申33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青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浙江省青田县鹤城中路33号。

法定代表人李长胜,局长。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迭国菊,女,汉族,1968年8月8日出生,住四川省阆中市,现住浙江省青田县。

委托代理人李俊,浙江翰志俊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青田县人民政府。住所地浙江省青田县鹤城中路33号。

法定代表人戴邦和,县长。

原审被上诉人(一审第三人)青田新机电器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青田县温溪镇港头工业区6号。

法定代表人陈锡清,经理。

委托代理人翁迪院,该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秦璐,该公司办公室主任。

再审申请人青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下称青田人社局)因迭国菊诉青田人社局工伤行政确认、青田县人民政府工伤行政复议一案,不服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丽行终字第6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再审申请人青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再审时称:1.二审判决适用法律依据有误。一是《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二审判决认为,青田新机电器有限公司上午11:30下班,下午12:45上班,迭国菊中午在公司食堂就餐时间处于工作时间前后;该公司食堂作为专门为职工在工作期间安排和提供饮食的附属场所,处在有限管理的区域范圈,属于工作场所的合理延伸;迭国菊在公司食堂就餐虽不属于直接履行工作职责,但该就餐行为是继续开展工作的前提,故可认定为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工作。事实上,该公司有明确的生活区与生产区,食堂位于宿舍楼下,与生产区有明显的距离,属于生活区。这也是符合国家安全生产经营监管部门规定的。青田新机电器有限公司食堂是对外承包的,其经营者并非公司;职工上午下班后,可选择在公司食堂就餐,也可以回家就餐或到饭店就餐,虽然中午在公司食堂就餐时间属于工作时间前后,但公司食堂不属于工作场所,也不是工作场所的合理延伸,在公司食堂就餐明显不属于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工作。工人打工时是劳动关系,下班后就餐就是买卖合同关系。是两个法律关系。如按照二审判决的观点,职工吃早餐或晚上睡觉都是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工作,因此,二审判决是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的曲解和无限扩大化的理解。二是《工伤保险条例》要认定为工伤的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因工作原因”而引起的伤害。迭国菊在食堂就餐的本身仅仅是其日常生活的生理需要,并非工作原因而特定情形下的所谓的“工作餐”。所谓“工作餐”是指在紧急的工作过程中,因不能在法定的上班时间完成工作任务,而又不能耽误工作进度和工作程序,由用人单位在此工作过程中提供的免费简易用餐,用餐之后立即重新投入工作的一种情形。而本案原告的就餐行为一不是为了完成单位安排的紧急特定工作任务,二不是用人单位免费提供的就餐,而是正常上下班之后的一种日常的生活生理需要,这个过程与迭国菊回家吃饭与在外边小店里吃饭没有本质的区别。因此不能认定为因工作原因就餐。三是二审判决认为11:30下班,下午12:45上班,职工用餐完毕之后,基本上就要继续投入到工作中,这也与事实不符。本案中的青田新机电器有限公司,并不是所有职工都必须要在食堂就餐,有的回家烧饭,有的在外面店里吃,只有部分职工在承包的食堂就餐。迭国菊本人也不全部在食堂就餐。按照中院的理解,吃午饭需要一个小时十五分钟时间,明显与事实不符;一般食堂就餐最多也就二十分钟至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而且二审判决认为11:30至12:45上班就餐时间过短,那多少时间才算不短呢?我们机关事业单位原来不是12:00下班,下午1:30就要上班的吗?我局认为依据劳动法有关规定,单位自主按排作息时间,这个时间足够工人就餐及短暂的休息。从其长期执行的情况来看,大部分的工人都可以准时的在12:45左右回到工作岗位开始下午的工作。如果不能,公司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应当可以调整到合适的休息时间的,我局认为午休时间基本合理。而且上午下班后至下午上班前这段时间包括吃饭和休息,并不是二审判决所说的职工就餐完毕后,基本上就要继续投入工作。2.二审判决不能随意撤销已生效的行政决定书。这是一个已经生效的决定书,而且已经超过一年以上。二审判决不能因为原告提出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就可以否定已经生效的决定书。在行政复议及一审、二审庭审期间,本局已经很明确的提出“青工伤认定[2013]22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是一份已经生效的法律文书,并且一审当庭迭国菊也向法庭提交了收件信封原件,收件邮戳可以证实其收到的时间,并且在庭审质证过程中以及迭国菊自己提供的证言证词也很明显地说明其收到决定书原件的大致时间。可以认定送达生效。不能因为本局是用平信邮寄的就推断工伤认定文书送达不能。也没有法律规定不能采用平信方式送达文书。而且提出工伤申请的主体是公司而非迭国菊个人,公司方已明确表示当时是收到决定书平信,并且也向迭国菊本人告知了决定书的内容,以及像平时一样向迭国菊及其家人转交了决定书信件。迭国菊本人也在其出院之后多次至本局社保科吵闹过,很明显是知道不予认定工伤的。3.迭国菊在外就餐不慎摔倒的法律责任,或第三人食堂承包者不能提供安全就餐的责任,不能由社保部门承担。认定工伤是个很严格的行政行为,而且认定的标准十分的清楚,且具强制性。不能认定为工伤,可以走其他司法程序,如人身损害侵权赔偿,但绝对不可以与工伤等同处理。一旦认定为工伤,赔偿的主体是社保基金和用人单位。二审判决撤销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且已生效的本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会产生工伤认定范围的无限扩大,其后果是相当严重的。司法机关与政府机关要通力协助,共同管好、用好国家给予工伤职工救命钱。4.迭国菊在行政复议、一审、二审行政诉讼过程中所作的陈述明显不符,根本不能自圆其说。在二审庭审阶段,迭国菊上诉称,其系2013年5月31日11时20分许在搬运零配件时滑倒受伤,而后又在食堂滑倒,并且提出迭国菊就餐系“工作餐”。二审判决总结的争议焦点也是为迭国菊就餐是否是“工作餐”及该“工作餐”就餐时受伤是否属于工伤范围,并非是“工作场所”的界定。迭国菊在工伤认定申请、行政复议、一审期间均未提及“工作场所”,且迭国菊受伤也并非是《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条规定的工作时间前后,也并非在迭国菊工作的工作场所内受伤。虽然上诉人迭国菊在上诉书中提及“工作场所”,但在二审庭审过程中并没有以此作为主要争议焦点进行辩论。而在二审判决中却以“工作场所”界定作为裁判依据,判决本局所做行政行为无效,确实不妥。且当庭对上诉人提出的“工作餐”作了抗辩:1、工厂的用餐补贴是作为福利随工资发放的;2、工人用餐时是自己选择并支付现金的;3、工厂的餐厅是对外承包的;4、工厂无强制工人在食堂用餐。同时,也声明这个是一个生效的决定书,生效时间是2013年11月。不能引用2014年的司法解释(上下班途中扩大化)作为判决依据。而且2014年的司法解释里也没有认定“就餐时受伤”认定工伤的情形。而且上下班途中认定工伤的情形也是基于非本人主要责任而引起的侵权行为的司法救济规则,是在第三侵权责任人赔偿以外的合理救济。请求依法再审本案。

原审被上诉人青田县人民政府称:2015年3月19日迭国菊就被诉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申请行政复议,介于当时青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送达文书时以平信的方式寄送给当事人,本着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原则立案受理,并依法作出被诉复议决定。我府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了应当认定工伤和视同工伤的情形。迭国菊在下班就餐期间在食堂内摔倒,不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所引起的。其在事故中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有关情形。原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法律依据适用不正确,请求依法再审本案。

被申请人迭国菊答辩称:1.二审判决认定本案的事实清楚。一是从空间看,答辩人吃中午“工作餐”的食堂就在公司厂区的围墙内,“工作时间前后”在公司厂区场内吃“工作餐”是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工作。公司安排或组织员工吃“工作餐”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摔伤,应作为工作原因受伤,依法因认定为工伤。二是从工作时间上看,答辩人上午工作时有过摔倒,上完上午班去公司安排指定的“工作餐”的公司食堂就午餐,以便下午工作,是在下班后的延续时间内。三是答辩人在公司食堂吃免费“工作餐”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公司的诉讼代理人在二审庭审中明确:员工只要去吃就行,是不需要花钱的。2.再审申请人称:“中院不能因为原告提出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就可以否定已经生效的决定书”,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3.再审申请人称:“迭国菊在外就餐不慎摔倒的法律责任,或第三人食堂承包者不能提供安全就餐的责任,不能由社保部门承担”,是完全背离本案事实的。答辩人就在公司厂区围墙内、公司免费提供中餐的公司食堂吃中餐时摔倒受伤,至于公司厂区内的食堂权属系属公司是明确的,有无承包与本案无关。请求依法驳回青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再审申请。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之规定: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根据一、二审查明的事实,首先从本案中青田新机电器有限公司上午11:30下班,下午12:45上班的作息时间安排上看,职工就餐完毕之后,基本上就要继续投入到工作中,因此,迭国菊中午在公司食堂就餐处于工作时间前后;其次对于“工作场所”的认定,不能完全囿于法律条文的字面含义狭隘地理解为仅限于劳动者日常的、固定的工作地点。本案中,公司食堂作为专门为职工在工作期间安排和提供饮食的附属场所,处在公司有效管理的区域范围,属于工作场所的合理延伸。再次迭国菊在公司食堂就餐虽不属于直接履行工作职责,但该就餐行为是继续正常开展工作的前提,故可认定为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工作。综上,迭国菊中午在公司食堂就餐期间滑倒造成左侧股骨颈骨折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之情形,应当被认定为工伤。青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及青田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结果不当,二审判决予以纠正正确。故原二审判决撤销一审莲都区人民法院(2015)丽莲行初字第52号行政判决,撤销青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青工伤认定[2013]22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及青田县人民政府青政复决[2015]4号行政复议决定,责令青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重新作出工伤行政确认行为,并无不当。再审申请人青田人社局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再审申请人青田人社局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青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马国贤

代理审判员  戴文波

代理审判员  楼缙东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刘芳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