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高管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是否可以主张双倍工资?

案例简介

刘某于2016年7月1日入职H公司,担任董事长助理兼公司总经理,职责范围主要包括公司的全面运营事项以及人事管理。刘某无固定上下班时间,每周休息一天,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薪资也是口头约定。2018年3月27日,H公司作出《关于对刘某人事调整的通知》以“因公司日常经营管理需要及组织架构的调整”为由,将刘某的岗位调整为行政部行政副主管。2018年4月10日,刘某以H公司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未足额支付2017年和2018年的工资为由向H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关系,随后向市仲裁委提出劳动仲裁,要求H公司支付自2017年4月1日至同年7月31日因未签订劳动合同所应付的每月双倍工资共300000元(75000元/月×4个月)。仲裁委不予支持该请求,刘某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认为:
刘某为H公司总经理,工作职责包括人事管理。刘某有义务提醒、督促H公司依法和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劳动者当然包括其自己本人。现刘某主张H公司应向其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但其不能证明其已要求公司与自己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属于没有履行工作职责的失职行为,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刘某作为特殊劳动者因自己的失职行为或不作为反而可以获取更大的利益,明显有违公平公正的一般法律精神,故对刘某的该主张不予支持。

案号
(2018)粤08民终2404号
判决时间
2018年12月20日
判决原文
刘祺、广东海谷科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祺,女,1983220日出生,汉族,住江门市蓬江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艳霞,广东彼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剑平,广东彼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海谷科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湛江市麻章城区金川路32号综合楼201室。
  法定代表人:林德才,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苏聪,广东尚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祺因与被上诉人广东海谷科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谷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湛江市麻章区人民法院(2018)粤0811民初51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1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刘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艳霞和被上诉人海谷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苏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祺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原审判决;2、判令海谷公司支付刘祺自201741日至同年731日因未签订劳动合同所应付的每月双倍工资共300000(75000/月×4个月);3、判令海谷公司支付刘祺自201791日至201849日因未签订无固定期劳动合同所应付的每月双倍工资共525000元(75000/月×7个月);4、判令海谷公司支付刘祺尚欠的工资合计524085元(其中20171月至201712月的欠付工资是360000元;20181月欠付的工资是30000元,20182月欠付的工资是59085元,20183月欠付的工资是75000元);5、判令海谷公司支付刘祺经济补偿金150000元(75000/月×2个月)。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属实不清,刘祺的固定工资是75000元/月。刘祺作为海谷公司的总经理,在201671日至20161231日期间的工资是:每月固定先发放45000元,剩余的30000元在年底一次性发放,即2016年工作半年,所以年底一次性应发放180000元(30000元×6个月)。因为海谷公司资金周转问题,故该180000元在20174月才发放。该点可以从刘祺提交的《个人所得税纳税清单》显示:刘祺在2017410日申报一笔18万元,申报的项目是“所得项目”,这一笔18万元就是2016年年底应发的2016年剩余工资。同时2017410日还有申报一笔45000元,申报的项目是“所得项目”,这个申报是20174月固定先发的45000元工资。也即是说,海谷公司无法解释为何20174月有两次分开的支付工资行为。即使海谷公司以所谓的奖励20174月工作表现为由,其也无法自圆其说解释这个奖励是奖励什么内容。因此,不应认定上述一次性发放的工资为奖金。其次,如果认定该18万元属于奖金性质,那么作为工资管理的海谷公司应当举证证明该18万元的由来。而《扣缴个人所得税报告表》属于海谷公司单方制作给税务机关的报告,其名称用途上的陈述属于其单方陈述,是将刘祺应得的工资作为一种奖励的形式,用以推脱2017年应当支付的数额。因此,20173月海谷公司发放给刘祺的18万元并非2016年全年一次性奖金,而是刘祺应得的2016年固定工资中剩余未发放部分。海谷公司应支付李祺尚欠的工资合计524085元(其中20171月至201712月的欠付工资是360000元;20181月欠付的工资是30000元,20182月欠付的工资是59085元,20183月欠付的工资是75000元)。二、对于未予发放的2017年的36万元,一审法院认定海谷公司应该发放,但又将其定性为奖金,而后又认为刘祺没有主张而不予处理,一审法院认可海谷公司应当发放未发放的数额,又错误定性该数额为奖金,而在认定奖金属于工资的一部分的情况下,又说刘祺不主张,但刘祺在请求中已经明确要求支付20171月至201712月的欠付工资是360000元,故该裁决存在严重前后矛盾的错误。无论该36万元是固定工资年底一次性发放性质,亦或是所谓的奖金性质,其都属于工资。刘祺已经要求支付该部分工资就不存在没有主张。而对于工资的发放的举证责任应当在海谷公司而不在于刘祺。故一审法院认为刘祺没有举证应属举证责任分配错误。三、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海谷公司违反法律规定,没有与刘祺签订劳动合同,其应当支付刘祺每月双倍工资差额。刘祺在海谷公司工作,因为海谷公司一直拖延不与刘祺签订劳动合同,导致刘祺无法签订劳动合同。从刘祺201671日到2017731日一年时间里,都未与刘祺签订劳动合同。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第一款、《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七条的规定,海谷公司应支付刘祺自201681日至2017731日期间因未签订劳动合同所应付的每月双倍工资。从2018410日往前,即海谷公司应支付刘祺201741日至2017731日因未签订劳动合同所应付的每月双倍工资,共300000元(75000/月×4个月)。(2)一审法院以刘祺没有及时为自己签订劳动合同有过错为由,不予支持刘祺双倍工资差额的裁决不能成立。首先,刘祺虽然是总经理,但是公司的人事管理是从人事部到人事经理到副总经理到总经理到董事长。决定刘祺劳动合同是否签署有董事长,股东会。因此,因为海谷公司一直拖延不与刘祺签订劳动合同的过错,不在刘祺自身。同时,法律也没有规定作为高管人员,就以其是否有过错来决定刘祺能否得到双倍工资的赔偿。法院判决不应该突破法律的规定而否定作为劳动者应有的保障和用人单位应负的责任。故海谷公司应当承担自201741日至2017731日因未签订劳动合同所应付的每月双倍工资共300000元(75000/月×4个月),及自201791日至201849日因未签订无固定期劳动合同所应付的每月双倍工资共525000元(75000/月×7个月)。四、刘祺与海谷公司之间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但海谷公司无故降薪降职,刘祺因此解除劳动合同,海谷公司应支付刘祺经济补偿金150000元(75000/月×2个月)。为维护刘祺的合法权益,请求二审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支持刘祺的上诉请求。
  海谷公司答辩称:一、刘祺未与海谷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归责于其工作失职,其主张的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及未签订无固定期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根据海谷公司提供的《公司总经理任职书》、《员工入职审批》、《试用期员工转正审批表》,刘祺担任海谷公司董事长助理兼公司总经理,是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负责公司的全面运营事项以及人事的管理及招聘,有义务提醒和督促公司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刘祺不能证明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主要过错在于海谷公司而不是其自己的失职,这种情况下要求海谷公司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的依据明显不足,因此,海谷公司无需向其支付二倍工资的差额及亦无需向其支付无固定期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二、刘祺的月工资标准是45000/月。刘祺所主张其工资75000/月并没有书面证据,根据其提供的证据4中国人民银行个人账户收入交易明细、个人所得税纳税清单以及海谷公司在一审提交的证据第5《税务系统网上申报个税明细表》,均证明其每月的工资标准是45000/月,而并非是75000/月。三、刘祺主张的欠付工资没有事实依据。(一)根据海谷公司一审提供的证据4中国人民银行个人账户收入交易明细、个人所得税纳税清单,均予以证明了海谷公司已按月以45000/月的工资标准足额支付给刘祺,不存在拖欠刘祺20171月至201712月份工资360000元的事实。(二)刘祺主张20181月份欠付工资没有事实依据。根据海谷公司提供的证据6,证明海谷公司已足额支付刘祺1月份的工资45000元。(三)刘祺主张20182月份欠付工资没有事实依据。在海谷公司提供的证据7,海谷公司向刘祺支付了2月份的15915元,其中扣除了当月的个人所得税9695元,另外,在海谷公司提交的证据8、证据9、证据10,海谷公司是按45000/月的月工资标准足额支付了刘祺20167月、8月份的工资,这其中并未扣除其个人所得税,而是由海谷公司代为支付,刘祺的个人所得税并没有在7月、8月份扣除,后才在当年9月份予以扣除。因此,以此类推,刘祺2月份的工资就需扣除当月的所得税、1月及201712月份的个人所得税(2月份的所得税正常是在4月份扣除,但刘祺已离职),2月份的实发工资应为15915元。四、刘祺旷工且属于自动离职,海谷公司无需向其支付经济补偿金,一审判决有误。刘祺未经公司批准,旷工达17天,作为公司的董事长助理及总经理,因未正常履行工作职责,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因公司从未与其解除劳动关系,是由刘祺于201849日向公司请求解除劳动关系的,刘祺所主张的经济补偿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第46条之规定,公司不需要对刘祺经济补偿。由于刘祺在申请仲裁时,其3月份的工资未到期支付,而诉讼过程中,应付工资未能确定,是由法院确定应付工资后,海谷公司便立即支付,海谷公司不存在拖欠发放工资的事实,一审法院判令要求海谷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没有事实依据。五、刘祺的奖金不具有必然性。在20173月,海谷公司向刘祺发放了一笔18万元的款项,这是海谷公司根据刘祺在20167月入职至20173月期间的工作奖,并非是工资的组成部份,在海谷公司提供的证据第38页,当月发放与刘祺的交易有两笔,在“所得项目”当中就明确区分了“全年一次性奖金收入”和“正常工资薪金”,明确了18万元是奖金收入。奖金,是在工资范围之外,另行对按时高质完成工作任务的员工所给予的奖励,不是工资的必然组成部分,其有无、高低,直接按照工作表现,而非法定或规定的范畴。而刘祺在20167月入职至20173月期间获得了18万元奖,是海谷公司对其工作的认可而发放的,并非在以后的工作当中亦如实发放,这并不具有必然性,海谷公司亦没有许诺必须发放其奖金。而在2017年至2018年度,海谷公司并没有许诺继续向其发放奖金。综上所述,请求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刘祺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撤销湛江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湛劳人仲案非终字[2018]105号《仲裁裁决书》;2、判令海谷公司支付刘祺自201741日至2017731日,因未签订劳动合同所应付的每月双倍工资共300000元(75000/月×4个月);3、海谷公司支付刘祺自201791日至201849日,因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所应付的每月双倍工资共525000元(75000/月×7个月);4、海谷公司支付刘祺尚欠的工资合计524085元(其中20171月至201712月的欠付工资是360000元;20181月欠付的工资是30000元,20182月欠付的工资是59085元,20183月欠付的工资是75000元);5、海谷公司支付刘祺经济补偿金150000元(75000/月×2个月)。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刘祺于201671日入职海谷公司,担任董事长助理兼公司总经理,职责范围主要包括公司的全面运营事项以及人事管理。刘祺无固定上下班时间,每周休息一天,刘祺、海谷公司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薪资也是口头约定。2、刘祺在职期间,海谷公司每月按45000元作为月工资标准发放刘祺,当月工资一般于次月中旬发放。其中20167月、8月刘祺实领工资各45000元(未扣个税),20169月至20181月刘祺每月实领工资35305元(税后),20182月刘祺实领工资15915元(共扣除三个月个税,包括20167月、8月个税,每月个税为9695元),20183月工资未发。另外,20173月海谷公司一次性支付刘祺180000元(税后为136005元)。海谷公司提供的《扣缴个人所得税报告表》显示:海谷公司已为刘祺申报缴纳个税至20182月,其中包括20167月、8月个税各9695元;20173月海谷公司一次性支付刘祺180000元标注为2016年全年一次性奖金。经仲裁委员会查明:20182月,海谷公司向除刘祺以外的其余18位员工发放了2017年全年一次性奖金。海谷公司在庭审时对该事实予以承认。32018327日,海谷公司作出《关于对刘祺人事调整的通知》以“因公司日常经营管理需要及组织架构的调整”为由,将刘祺的岗位调整为行政部行政副主管。2018410日,刘祺以海谷公司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未足额支付2017年和2018年的工资为由向海谷公司提出解除劳动关系。42018327日,刘祺因身体不适就诊湛江中心人民医院,医嘱休息四天,刘祺据此向海谷公司申请病假四天(时间2018327日至30日),但海谷公司未予批准,而刘祺仍自行休假。根据海谷公司提供20183月份的考勤表:刘祺对应“备注”栏显示为无考勤记录,该表仅标注刘祺201831日年假及32日、15日、16日、17日上午、19日至21日调休,其他时间无标记,也无旷工标记。刘祺确认该月调休六天半,但否认有考勤记录。52018416日刘祺向湛江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提出劳动争议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于201865日依法作出湛劳人仲案非终字(2018105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如下:一、被申请人海谷公司支付申请人刘祺20183月工资38254.95元;二、被申请人海谷公司支付申请人刘祺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款27780元;三、驳回申请人刘祺其它的仲裁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因劳动关系引发的纠纷。当事人争议的主要问题如下:一、关于刘祺、海谷公司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海谷公司应否向刘祺支付二倍工资差额的问题。一方面,海谷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向刘祺出具任职书,任命刘祺为董事长助理兼公司总经理。该任职书可以反映出刘祺工作职责作为海谷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双方存在劳动权利义务且已实际履行;另一方面,根据海谷公司提交的《员工入职审批表》、《试用期员工转正审批表》等证据,足以证实刘祺的工作职责包括了人事管理。作为工作职责包括了人事管理的董事长助理兼公司总经理,刘祺不仅有义务提醒和督促公司和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也有义务向公司提出要求与自己签订劳动合同,如果其不能证明要求公司与自己签订劳动合同,则属于没有履行工作职责的失职行为,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刘祺作为特殊劳动者因自己的失职行为或不作为反而可以获取更大的利益,明显有违公平公正的一般法律精神,其诉求不应予以支持。本案中,刘祺不能证明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主要过错在海谷公司而不是自己的失职,故刘祺作为高级管理人员以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为由要求海谷科创投资公司支付二倍工资差额的请求,不予支持。
  二、关于海谷公司有否欠发刘祺工资的问题。依据《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一项规定,工资一般包括:各种形式的工资、奖金、津贴、补贴、延长工作时间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属于劳动报酬性的工资收入等。根据海谷公司提供的《扣缴个人所得税报告表》显示,海谷公司向包括刘祺在内员工支付的工资包括月工资和年底一次性奖金。20173月海谷公司向刘祺发放的180000元为刘祺2016年全年一次性奖金,刘祺主张该款项为其当年每月固定工资差额余款(每月30000元),缺乏相关证据佐证,故刘祺主张其月工资为75000元,不予确认。结合刘祺提供工资发放银行转账明细及个税清单,应确认刘祺的固定月工资为45000元。因此,刘祺请求海谷公司支付20171月至20181月按75000元为月工资标准补差额390000元,不予支持。参照《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可以从劳动者工资中代扣劳动者应当缴纳的个税。经庭审查实,20167月、8月海谷公司均是全额支付刘祺当月的工资45000元,该二个月刘祺应缴个税已由海谷公司垫付,故海谷公司在发放刘祺20182月份工资时从中补扣垫付的个税,实发刘祺该月工资15915元(45000元-9695元/月×3个月)依法合理,故刘祺请求海谷公司支付该月工资差额59085元依法无据,不予支持。另外,海谷公司提供20183月份考勤表中的记录与海谷公司主张刘祺在该月旷工17天无法印证,对该份考勤表的真实性不予确认。刘祺在海谷公司任职期间,工作时间灵活安排,海谷公司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刘祺上班需要打卡考勤,而且刘祺于2018327日根据医嘱申请病假四天,亦合情合理。海谷公司主张刘祺在20183月份旷工17天缺乏有效证据,不予采信,故对刘祺在3月份除病假4天、调休6.5天外,其他时间确认为正常上班。结合当事人在仲裁时确认正常情况下每周休息一天的工作制度,对刘祺月薪收入45000元的计薪日确认为26天。根据《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二款“用人单位支付的病伤假期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百分之八十”的规定,而湛江市2018年最低工资标准为1410元/月。故刘祺20183月份应得工资(税前)为38284.37元(45000元/月÷26天/月×22天+1410元/月×80%÷2175天/月×4天)。但刘祺请求75000元,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关于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的问题。一方面,依照《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十三条“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依法终止或者解除劳动关系的,应当在终止或者解除劳动关系当日结清并一次性支付劳动者工资”的规定,海谷公司应在2018410日当天结清并支付3月份工资给刘祺,但海谷公司至今未付。依法属未及时支付工资行为。另一方面,根据刘祺、海谷公司提交的证据反映,刘祺的工资收入包括月工资和全年一次性奖金。虽然奖金具有可变性,但20182月海谷公司向公司18位员工发放2017年全年一次性奖金时而将刘祺剔除,在缺乏相关工作考核数据证明刘祺无法享有2017年全年一次性奖金的情况下,海谷公司的行为显失公平,刘祺应属享有2017年全年一次性奖金的员工。至于奖金的数额,由于刘祺在本案中未作明确的主张,也未予举证,故不作处理。刘祺可另行就2017年度全年一次性奖金有权向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投诉处理。故海谷公司拒绝计发刘祺2017年全年一次性奖金,也属未及时支付工资的行为。因此,刘祺以海谷公司欠发工资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关系情形之一。故刘祺请求海谷公司支付经济补偿依法有据,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由于刘祺的月工资为45000元,已高于本市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三倍,而湛江市2017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为4630元/月,故海谷公司应支付刘祺的经济补偿为27780元(4630元/月×3倍×2个月)。刘祺请求海谷公司支付经济补偿150000元,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另外,刘祺请求撤销湛江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作出的湛劳人仲案非终字(2018105号《仲裁裁决书》。由于该《仲裁裁决书》经刘祺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诉讼已依法失效,且该请求也不符合法律规定,依法予以驳回。
  综上所述,对刘祺的合理请求,予以支持;对刘祺不合理的请求,依法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四十六条第(一)项、第四十七条,《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二十四条第一、二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广东海谷科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20183月份的工资38284.37元(税前)给刘祺。二、广东海谷科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27780元给刘祺。三、驳回刘祺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广东海谷科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由广东海谷科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二审期间,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刘祺的上诉请求、理由及海谷公司的答辩意见,二审期间,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是:1、海谷公司是否尚欠刘祺2017年度工资360000元及20181月至3月工资;2海谷公司是否应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3、刘祺请求海谷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应是多少。
  关于海谷公司是否尚欠刘祺2017年度工资360000元及20181月至3月工资的问题。刘祺主张其每月工资为75000元,其中按月发放45000元,每月余下差额30000元年底一次性发放。海谷公司否认该说法,认为刘祺每月工资为45000元,20173月向刘祺发放的180000元属于再一次性奖金,该部分公司其他员工也有发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三条第二款“因证据的证明力无法判断导致争议事实难以认定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举证责任分配的规则作出裁判”的规定,海谷公司已举证其每月向刘祺支付45000元工资,已履行了举证责任,刘祺对双方存在口头约定未能举证证明,故原审法院认定刘祺每月工资45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刘祺主张的20181月至3月工资问题。从刘祺提供的银行转账流水及《个人所得税纳税清单》,海谷公司已支付刘祺20181月、2月工资各45000元。20183月,刘祺病假4天,调休6.5,经原审法院计算,海谷公司尚欠刘祺工资38284.37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故刘祺该请求不予支持。关于海谷公司是否尚欠刘祺2017年度工资360000元的问题,刘祺该主张实际是主张2017年度奖金360000元,由于刘祺未作明确主张且未予举证,故不予处理。
  关于海谷公司是否应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的问题。刘祺为海谷公司总经理,工作职责包括人事管理。刘祺有义务提醒、督促海谷公司依法和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劳动者当然包括其自己本人。现刘祺主张海谷公司应向其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差额,但其不能证明其已要求公司与自己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属于没有履行工作职责。刘祺若因此获得该利益,明显有失公平,故对刘祺的该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刘祺请求海谷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应是多少的问题。海谷公司违反劳动法规定,导致刘祺辞职,海谷公司应按规定向刘祺支付经济补偿金。刘祺在海谷公司工作期间为201671日至20183月,工作年限为18个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海谷公司应支付刘祺2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由于刘祺的月工资高于湛江市2017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4630元的三倍,故海谷公司应向刘祺支付二个月的湛江市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经济补偿金27780元(4630元×3×2)。因此,刘祺主张经济补偿150000元无法律依据,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综上,刘祺的上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处理恰当,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刘祺负担。刘祺已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杜友裕

审判员: 王 瑾

审判员: 李建明

二O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记员: 朱浩光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