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绕道送同事发生交通事故,是否属于工伤?

案例简介

姜某系某管理有限公司的厨师。2017年3月21日,姜某下班后驾驶摩托车送同事回家途中在XX路工商银行前遭受交通事故,经诊治,诊断为右胫腓骨粉碎性骨折、右踝皮肤挫裂伤,姜某负事故同等责任。2017年6月6日,姜某向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经调查,姜某系下班后借了同事章某的摩托车送金某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其路线并非姜某回家必经路线。故人社局审核后认为姜某所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工伤。

法院认为:
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姜某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形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由此可以看出,合理时间、合理路线、合理目的是认定上下班途中的重要因素。
本案中,虽然交通事故发生在下班的合理时间内,但是发生在姜某在下班后送同事金某回家途中,其路线与姜某回自己居住地属于两个不同的方向,不属于姜某回家的合理路线,且送同事金某回家也不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因此,姜某的受伤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也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其他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据此,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的决定并无不当。
故法院判决驳回姜某的诉讼请求。

案号
(2018)苏02行终183号
判决时间
2018年8月29日
判决原文

姜晓东与无锡市滨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确认二审行政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姜晓东,男,1994年1月1日生,汉族,户籍地安徽省利辛县。

委托代理人段汉文,河南寥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无锡市滨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无锡市金城西路500号3号楼11楼。

法定代表人周向群,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惠春梁,该局工作人员。

原审第三人无锡皇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周新中路188-2802号。

法定代表人张亭,该公司经理。

上诉人姜晓东因与被上诉人无锡市滨湖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滨湖人社局)、原审第三人无锡皇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不服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2017)苏0213行初24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7月12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如下:姜晓东系无锡旧爱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旧爱餐饮公司)厨师。2017年3月21日姜晓东上中班,工作时间为11时至23时。当天23时10分许,姜晓东下班后驾驶摩托车送同事回家途中在周新路工商银行前遭受交通事故,经诊治,诊断为右胫腓骨粉碎性骨折、右踝皮肤挫裂伤。2017年4月7日,无锡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滨湖大队作出第320211720170433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姜晓东负事故同等责任。2017年6月6日,姜晓东向滨湖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工作证明复印件、身份证明、医疗资料复印件、授权委托书、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证、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上下班路线图、居住证等申请材料。其中姜晓东居住证载明申领地住址为无锡市××区锡铁巷家园70号601室。滨湖人社局经审查后于同日受理,并向旧爱餐饮公司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要求旧爱餐饮公司在收到通知书之日起十日内将姜晓东的劳动关系、受伤经过、医疗救治等情况以及若不认为是工伤的理由和证据书面函告递交滨湖人社局。旧爱餐饮公司收到后,于2017年6月12日向滨湖人社局邮寄递交了情况说明、上下班路线图、章某情况说明及身份证复印件、金某情况说明及身份证明复印件、金某居住证复印件,反映姜晓东系下班后借了同事章某的摩托车送金某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其路线并非姜晓东回家必经路线。其中金某居住证载明申领地住址为无锡市滨湖区。2017年6月19日、2017年7月6日,滨湖人社局分别对姜晓东、金某、章某进行了调查。其中姜晓东在接受滨湖人社局调查时称,借了同事章某的摩托车,带着同事金某一起回家;不是单位安排的;准备先把金某送回家,然后再自己回家,回家后在家处理完自己的事,在章某下班前再回到单位去还摩托车等。2017年7月26日,滨湖人社局经调查、审核后认为姜晓东所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作出滨人社工字(2017)第11068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决定不予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并分别于2017年7月31日、8月2日向旧爱餐饮公司、姜晓东送达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姜晓东收到后不服,遂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滨湖人社局作出的滨人社工字(2017)第11068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责令滨湖人社局限期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滨湖人社局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法定职责。《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分别以列举的方式规定了应当认定为工伤和视同工伤的情形。其中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原被告对交通事故发生在姜晓东下班后送同事回家途中均无异议,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姜晓东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形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由此可以看出,合理时间、合理路线、合理目的是认定上下班途中的重要因素。本案中,虽然交通事故发生在下班的合理时间内,但是发生在姜晓东在下班后送同事金某回家途中,其路线与姜晓东回自己居住地属于两个不同的方向,不属于姜晓东回家的合理路线,且送同事金某回家也不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因此,姜晓东的受伤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也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其他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据此,滨湖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的决定并无不当。滨湖人社局根据姜晓东的申请及举证,经调查、审核在法定期限内作出决定并分别向姜晓东和旧爱餐饮公司送达,符合法定程序。姜晓东提出其在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应认定为工伤的主张,理由不能成立,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姜晓东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姜晓东上诉称,原审法院的判决和滨湖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均存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应当撤销。1、认定事实错误。原审法院对于“姜晓东下班后驾驶摩托车送同事回家途中”的认定是错误的,姜晓东的根本目的是下班回自己的居住地,送同事回家只是其下班途中的短暂停留,不能因为顺便送同事回家就认为其下班后的根本目的就是送同事回家。对于滨湖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的两点理由,从事实认定上讲,就存在重大错误。姜晓东送金某回家并不是根本目的,只是顺便短暂停留而已。事实上,在姜晓东提交工伤认定的材料里,特别是在交通事故路线图里本来就予以认可。对于滨湖区人社局所称“姜晓东事发时出行的目的不是回到自己的居住地”的事实认定是“根据姜晓东和章某笔录陈述,姜晓东送完金某后还要回单位去还章某的摩托车再回家”。滨湖人社局的这一认定纯属空穴来风,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一事实。2、适用法律错误。原审法院和滨湖人社局所谓“合理路线”就是单位至住所必须经过的路线,这是对工伤法律法规以及最高院司法解释的有意歪曲。《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本案中,姜晓东下班时巧遇本单位同事也下班回家,顺便把同事带回后稍微停顿再回自己居住地,这种行为既不违法也不损害公共利益和社会公德,具有正当性。退一万步说,三方对姜晓东的下班时间都没有异议,在姜晓东下班后至第一个目的地途中发生的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同样应当认定为工伤,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工伤保险法律法规以及司法解释的立法本意,才能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姜晓东到了下班时间离开单位,首先肯定是以下班为目的;下班至事发只有十分钟,肯定属于合理时间;从单位顺便绕道送同事回家后短暂停留再回自己住处,虽然绕道,但也同样属于合理路线的范畴,因此本案理应认定为工伤。3、《工伤保险条例》之所以规定上下班途中的交通事故可以认定为工伤,就是把上下班途中作为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的合理延伸。姜晓东顺便送其回家的人也是本单位的员工,两人系同一单位,同时下班,即便按照原审法院和滨湖人社局理解的姜晓东的目的是送本单位员工回家,那么在两人都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合理延伸期间发生的安全事故能不认定为工伤吗综上,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撤销滨湖人社局作出的滨人社工字(2017)第11068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责令滨湖人社局限期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被上诉人滨湖人社局答辩称,同原审答辩意见一致,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无锡皇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陈述称,请求维持原判。

姜晓东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有:1、滨人社工字(2017)第11068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2、工作证明;3、金某的证明。

滨湖人社局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有:1、滨人社工字(2017)第11068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2、工伤认定申请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复印件、工作证明复印件、身份证明复印件、医疗资料复印件、授权委托书、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证复印件、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复印件,上下班路线图、暂住证复印件;3、旧爱餐饮公司答复情况说明、上下班路线图、章某情况说明及身份证复印件、金某情况说明及身份证明复印件、暂住证复印件;4、2017年6月19日对姜晓东的调查笔录、2017年7月6日对旧爱餐饮公司员工金某和章某的调查笔录;5、无锡市职工工伤认定申请材料接收单、工伤认定受理通知书、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及相关送达材料、送达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材料。

法律依据:《工伤保险条例》、《工伤认定办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无锡皇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未向原审法院提供证据。

各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已经随卷移交本院。

经审查,原审法院对证据的认定正确,本院据此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基本无异。

本院另查明,无锡市滨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18年6月26日作出(02110903-10)公司变更[2018]第06260012号《公司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准予旧爱公司的企业名称、企业类型、股东姓名(名称)变更,其中企业名称由“无锡旧爱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变更为“无锡皇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本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对于对交通事故发生在姜晓东下班后送同事回家途中均无异议,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姜晓东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形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三)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时间内其他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对于上下班途中的合理时间、合理路线需要综合案件情况进行判断。本案中,姜晓东发生交通事故的时间确系下班的合理时间,但是发生事故时姜晓东并非是返回自己家中或者其他合理路线的下班途中,而是送同事回家途中,且该路线与姜晓东回自己居住地属于两个不同方向,送同事回家也不属于姜晓东日常工作生活必要的活动,因此姜晓东受伤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姜晓东提出送同事回家具有正当性的上诉理由,不能成为认定其送同事回家属于下班合理路线的理由,本院不予采纳。滨湖人社局根据姜晓东的申请,经调查、审核,作出滨人社工字(2017)第110685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分别向用人单位和受伤职工送达,符合法定程序。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姜晓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谢唯诚

       审判员  马 云

       审判员  何 薇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孙 莉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