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后洗澡掉进沉淀池死亡是否算工伤?

案例简介

王某被派遣甲酒店上班,做保安工作。2015年3月14日15时,其下班后在甲酒店地下室浴池洗澡,掉进靠近浴池的沉淀池,经抢救无效于2015年4月17日死亡。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王某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这一情形是否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下班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根据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符合国家规定的安全劳动场所和符合条件的卫生条件,在劳动者经常从事有毒、有害及污染严重的工作时,应为职工提供卫生设施等。在这种情况下,洗澡成为职工工作的一部分,也是工作必须的过程。此时,职工受到的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中“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的规定,对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的认定也相应的延伸。本案中,王某在酒店从事保安工作,其从事的并不是有毒、有害及污染严重的工作,下班后洗澡并不是其工作过程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因而不符合“收尾性工作”的情形。被告依法作出其不属于工伤的决定,符合法律规定。
二审法院认为:
一、王某发生事故时间在其当日下班后,事故发生不属于上班时间。二、事故发生地点位于甲酒店地下室浴室旁的沉淀池,与其从事的户外安保工作不相联系,不属于工作地点。三、王某从事安保工作,其于下班后洗澡时发生事故,根据其职业特性,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的从事收尾性工作的情形。综上,一审法院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

案号
(2017)豫13行终190号
判决时间
2017年7月19日
判决原文

王磊、南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二审行政判决书

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7)豫13行终190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王磊,汉族,生于1989年4月16日,住南召县。

委托代理人潘玉增,河南威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南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王吉波,任局长。

出庭应诉负责人苏金勇,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石垒,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郝惠苏,该局工作人员。

一审第三人河南威盾保安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韦存山,任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高峰,河南宛英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磊因与被上诉人南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及第三人河南威盾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为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纠纷一案,不服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2016)豫1302行初9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委托代理人潘玉增,被上诉人南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庭应诉负责人苏金勇、委托代理人石垒、郝惠苏,第三人河南威盾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张高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第三人职工王保山被派遣南阳嘉鑫花园酒店上班,做保安工作。2015年3月14日15时,王保山下班。当日下午15时15分左右,酒店内保员工发现在酒店地下室的职工澡堂内间沉淀池内有人被淹溺,经辨认系酒店外保员工王保山。当日16时,王保山被送至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救治。入院诊断为:淹溺、呼吸性肺炎、呼吸性衰竭、呼吸性酸中毒等。经救治无效,王保山于2015年4月17日死亡。2016年1月28日,原告向被告提出了工伤认定申请。提交的材料有:工伤认定申请表、第三人出具的证明、王磊、王保山的身份证复印件、证人庄某、胡某、刘某的书面证言、南阳市第二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住院病历、出院证、居民医学死亡证明、殡葬证、户籍注销证明、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等。经审核后,被告于当日正式受理并出具编号为豫宛工伤受字(2016)1号受理通知书。同日,被告通知第三人举证。第三人提交了保安服务合同、营业执照、安置协议、保险单等材料,并出具了认为王保山不是工伤的书面意见。被告经审查查明:1、死亡职工王保山,男,1965年12月24日生,生前系第三人职工,被派遣至南阳嘉鑫花园酒店上班,做保安工作。2015年3月14日15时许,其下班后在南阳嘉鑫花园酒店地下室浴池洗澡,掉进靠近浴池的沉淀池,经抢救无效于2015年4月17日死亡。被告认为,王保山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情形,于2016年3月27日作出(2016)宛工伤不予认字第2-0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决定不予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并于2016年4月1日将该决定书直接送达给原告和第三人。另查明,王磊系王保山儿子。诉讼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对被告查明的案件事实无争议,对被告履行的法定程序无争议。各方当庭认可案件争议的主要问题是法律条款的理解和适用问题。

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防治法规定被诊断、××,所在单位应当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因此,被告南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具有依据当事人申请依法作出工伤认定的法定职责,原告对工伤认定结论不服,以南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符合法律规定。根据庭审查明的案件事实及当事人当庭陈述,可以确认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王保山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这一情形是否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下班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根据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符合国家规定的安全劳动场所和符合条件的卫生条件,在劳动者经常从事有毒、有害及污染严重的工作时,应为职工提供卫生设施等。在这种情况下,洗澡成为职工工作的一部分,也是工作必须的过程。此时,职工受到的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中“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的规定,对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的认定也相应的延伸。本案中,王保山在酒店从事保安工作,其从事的并不是有毒、有害及污染严重的工作,下班后洗澡并不是其工作过程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因而不符合“收尾性工作”的情形。被告依法作出其不属于工伤的决定,符合法律规定。原告提出的辩解意见,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其诉讼请求依法应予驳回。综上,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第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王磊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王磊承担。

上诉人王磊不服上述判决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王保山从事保安工作是外保工作,上班期间在室外风吹日晒,下班时间在单位提供的澡堂洗澡,是必要的,且是属于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收尾性工作,一审判决认定不属于收尾性工作明显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二、一审法院对适用法律的理解有错误。本案王保山受伤并导致死亡的地点在工作场所公司澡堂,澡堂是属于开放性的供本单位职工下班后清洁及洗澡的地方,王保山和其他保安下班后洗澡是必要的,王保山下班交接后直接去公司澡堂洗澡受伤死亡,应该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请求依法撤销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2016)豫1302行初98号行政判决书,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南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口头答辩称:同一审答辩意见,对王保山所受伤害不予认定工伤的程序合法、事实清楚、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十五条、十七条的规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应当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河南威盾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口头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事实经过是王保山下班后半个小时在地下室洗澡由于自身不慎掉入沉淀池死亡,对于基本事实各方没有争议。该事故不属于工亡。因为一、事故发生时间是在下班后半个小时不属于上班时间。二、事故发生地点在地下室一个内间,不属于保安工作地点。三、事故发生原因是基于自己需要,门岗保安不需要每次上下班都洗澡。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相一致。

本院认为:一、王保山发生事故时间在其当日下班后,事故发生不属于上班时间。二、事故发生地点位于南阳嘉鑫花园酒店地下室浴室旁的沉淀池,与其从事的户外安保工作不相联系,不属于工作地点。三、王保山从事安保工作,其于下班后洗澡时发生事故,根据其职业特性,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的从事收尾性工作的情形。综上,被诉《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王保山所受伤害不属于工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法院(2016)豫1302行初98号行政判决。

本案二审诉讼费50元,由上诉人王磊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闫林

审判员  王伟凯

审判员  刘旭东

二〇一七年七月十九日

书记员  刘冰心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