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与职业病

了解概念和定义

48小时内脑死亡,可以认定工伤吗?

1查看次数 2018年8月13日 0

案情简介

2017年9月22日18时25分许,张某在工作场所的厕所内晕倒,即被送往医院抢救,后因抢救无效死亡。张某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上记载其死亡时间为2017年9月26日19时55分,死亡原因为脑出血。

医院病史记载2017年9月23日2时20分医生告知家属患者已处于脑死亡状态,随时都有死亡可能。同年10月11日张某所在公司向虹口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人社局:不是工伤

虹口区人社局经调查,认定张某病发送医至其死亡时间间隔超过48小时,不符合 《工伤保险条例》、《上海市工伤保险实施办法》 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规定的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遂于2017年12月15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张某丈夫收到决定书后不服,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维持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不是工伤!

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虹口区人社局具有作出被诉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的法定职权,在收到该公司的工伤认定申请后,经调查核实,于法定期限内作出被诉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程序合法,事实清楚。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张某的死亡是否属于《条例》和《实施办法》第十五条所规定的情形,被诉不予认定工伤决定是否合法。

本案中张某2017年9月22日18时25分许发病送医,至其《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所记载死亡时间,即9月26日19时55分,时间间隔已超过了48小时。

而原告主张其妻子张某于2017年9月23日即被医院诊断为脑死亡和自主呼吸消失,死亡时间按此认定,尚处于病发后48小时内,符合视同工伤的法定情形。

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五条之规定,自然人死亡时间,以死亡证明记载的时间为准;没有死亡证明的,以户籍登记或者其他有效身份登记记载的时间为准;有其他证据足以推翻以上记载时间的,以该证据证明的时间为准

原告对张某宣布临床死亡的时间并无异议,而是对认定死亡时间标准存在自己的理解,尚不足以推翻医疗机构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所记载死亡时间。因此法院驳回原告诉求。

 

二审法院:维持原判,真的不是工伤!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如何认定张某的死亡时间。原审中,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均提供了有关判例供法院参考,这些判例涉及到的情形与本案类似,但判决结果却大相径庭。

这些判决作出的时间分布在2011年至2016年期间,这也反映出在法律界未对死亡时间标准的认定作出明确规定前,司法界甚至医疗界对此都存有不同的认识和理解。

但2017年3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对此作出了明确规定,根据该法第十五条之规定,自然人死亡时间,以死亡证明记载的时间为准;没有死亡证明的,以户籍登记或者其他有效身份登记记载的时间为准;有其他证据足以推翻以上记载时间的,以该证据证明的时间为准。

法院认为,这里所指的其他证据,应当是指客观事实证据。即有客观证据证明医疗机构出具的死亡证明上记载的时间有误,则应以客观证据反映时间为准。

但上诉人主张以死者医疗记录中“脑死亡”的记载时间来否定医疗机构出具的死亡证明,仍属于对死亡标准不同认识的范畴,并非上述法律规定中的其他客观事实证据。故虹口区人社局据此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合法有据,上诉人的主张依法不能成立。综上,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来源:“伤勿起”微信公众号)

文章是否有帮助?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