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龙煤事件”与国企“去产能”的劳动法问题

专栏:

2016年 7月3日,由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主办的“劳动合同法制度逻辑”法经济学学术沙龙在华师大逸夫楼举行,来自法学、经济学的专家学者,法律实务界专家、综合研究专家、企业家代表等50多人济济一堂,聚焦“劳动合同法制度逻辑”展开法学与经济学对话,理论与实践碰撞。

董保华教授针对早期发生的“龙煤事件”与国企“去产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刚才韦森教授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数据,这些数据讲到了我们国家的主要问题,可能是政府的税收比较高,这个是共识,没有问题。里面还讲到《劳动合同法》对于现在的成本贡献怎么样,我觉得劳动合同法主要的影响是机制,当然现在《劳动合同法》贯彻实施的好不好,无论批评者还是赞扬者,一个共识是《劳动合同法》其实贯彻实施并不好,刚才讲国际比较,我们的水平很高,这个是从法条比较,仅从法条比较,因为贯彻实施没办法比较,仅从法条比较我们的刚性程度很高,但是不否定《劳动合同法》在现实生活当中贯彻得很差,这就是大家感觉到的劳动合同法在用工上并没有那么刚性。刚才韦森教授讲到龙煤案例并希望我回应一下。

截至2014年第一季度,龙煤集团在册职工24.8万人,人工成本占支出的60%以上。龙煤一个年产百万吨的矿井要养活几千人的职工,而其他好的煤企仅需几百人,龙煤人数是后者的10倍多。煤炭价格下行的信号是2012年就已经出现了,龙煤为什么不做调整呢?对于《劳动合同法》我们现在贯彻得最好的就是国有企业,按照现行的法律规定,员工是很难被炒掉的。总体上劳动合同法是讲一个稳定机制,就是签订合同、解除合同的机制。实际上正是这种稳定机制,使得辞职容易,辞退很难。在经济下行时国有企业的员工是不愿意辞职的,这时候你要辞退又很难,实际上调整就变得非常困难。煤矿行业的民营企业《劳动合同法》的执行力度要差很多,他们会想出合法或不合法的各种方式适应市场变化,因此员工队伍调整较快。国有企业则没有这种动力,完全是循规蹈矩遵守劳动合同法。从2012年煤炭价格进入到下行通道开始,龙煤集团就出现了亏损,2013年龙煤集团全年净亏损22.8亿元,2014年仅一季度就亏损16.22亿元,其中大部分是人工成本,直到最后完全撑不下去,才爆发。

今年两会期间,省长说没有欠薪,员工说欠薪了。其实两者的逻辑是不同的,我觉得两种逻辑都是对的。省长的逻辑是经济学的逻辑,省长讲我们没有欠薪,在龙煤事件中,国有企业辞退很难,市长用的办法就是转岗,让你们到林业局去,很多员工不去。从省长的角度讲,我当然没欠薪,你又没干活,我还发生活费,从经济交易的角度来说没欠薪。恰恰是在这儿,员工的逻辑就是《劳动合同法》的逻辑,员工认为不对,是你欠薪,因为我的工资纸面上还是几千块,这个钱没给我,不干活是你造成的,你得给我提供岗位,你不给我提供岗位,是你的问题,当然你是欠薪了。所以这里面两个逻辑都对,只不过一个是《劳动合同法》的逻辑,一个是经济学逻辑。这两种逻辑冲突背后是能不能用《劳动合同法》去保护劳动者?

黑龙江省省长也说了,“黑龙江省委的财力就300亿,龙煤每年的工资就100亿,如果真正出现资金链断裂,全部停产,省级政府都没有财力来救龙煤。”龙煤双鸭山矛盾的爆发,从结果的角度来说,以违背市场经济的方式维持稳定,劳动者不可能真正受益。面对两种逻辑,我们应该如何选择?

我们今天如果用《劳动合同法》的逻辑,黑龙江省就应该破产,事实上也许已经破产了,只是我们没有政府破产制度。如果尊重市场经济规律,那么就该修改《劳动合同法》,让劳动关系适应市场变动。最讽刺是民营企业为什么能够躲过这一难,最大的因素可能是《劳动合同法》没有认真贯彻,民营企业不惜代价进行调整,哪怕今天不是很符合劳动合同法,我也做调整,因为经济利益,马克思在利益的表述上是对的,投资就是要牟利的。煤矿只是前哨战,煤矿企业的执法程度也不是很高的,如果到了钢铁产业,将来的矛盾会更大,钢铁产业正规程度高,为什么现在这波调整当中,国有企业会变得这么难,其实国有企业很大程度上机制被固化,我觉得是这样一个问题。《劳动合同法》增加成本的计算不能以投入多少产出多少来机械进行。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未经许可的转载


如果您对我们的网站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至此页面填写

发表您的评论

*
*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