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劳动关系和非标准劳动关系相互转化的中国模式

专栏:

2016年9月7日,劳动法大咖、人资专家齐聚劳达laboroot在上海洲际酒店举办的“2016年劳动法与员工关系论坛——全球视野下,中国灵活雇佣的应用与趋势”,大咖、专家们各抒己见,提出了自己对于灵活雇佣的观点。<img class="size-medium wp-image-1717 alignright" src="http://chinalaborlaw.com/wp-content/uploads/2016/09/bzldgx-300×169.jpg" alt="bzldgx" width="300" height="169" srcset="http://chinalaborlaw this content.com/wp-content/uploads/2016/09/bzldgx-300×169.jpg 300w, http://chinalaborlaw.com/wp-content/uploads/2016/09/bzldgx.jpg 391w” sizes=”(max-width: 300px) 100vw, 300px” />

本届论坛上,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社会法研究会副会长董保华老师发表主题为“标准劳动关系与非标准劳动关系相互转化的中国模式 ”的精彩演讲,引发热烈反响。

在本次十八届六中全会的公告中,中央提出了“降成本的重点是增加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那么如何理解中央的这句话呢?

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国家存在三种用工关系:标准劳动关系、非标准劳动关系、非劳动关系。劳动合同法公布以来,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中,我们可以看到,企业行为很大程度是在把标准劳动关系转化为非标准劳动关系,甚至通过外包转化为非劳动关系;可是我们的国家行为是恰恰相反的,国家希望将非劳动关系转化为非标准劳动关系,将非标准劳动关系转化为标准劳动关系。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最近最热闹的话题是奥运会,那么我们的奥运健儿输的原因一般有两个:1、实力不如人,这是很正常的;2、失误,每一次失误给对方送分,我们是非常惋惜的。劳动合同法就是一次这样的失误。劳动合同法抑制用工灵活性,在日益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无异于给竞争对手送分。现在,企业行为希望灵活性,国家行为也希望灵活性,中央很可能要采取措施纠正我们很长一段时期内的失误,我们应该反思劳动法通过稳定来实现和谐的思维。

首先我们应该了解我们的失误是从哪里产生的。联合可以产生生产力,也会产生管理的问题,联合需要一个管理者,在非劳动关系中我们可以明确的知晓以上道理。但是一旦转入劳动关系中,我们就会认为存在剥削,存在压迫,阶级问题等。我们就会用“劳善资恶”“单方保护”的思维来理解劳动关系的问题,我们就想到要用管制给资本家套紧箍咒。事实上我们的劳动合同法很大程度上是意识形态的产物,这种观念并不能解决社会生产本身的问题。社会生产本身的问题,如资方强势、劳方弱势是要在具体问题中体现的,面对具体的不平衡,我们可以通过倾斜立法来调控。保护劳动者是对的,但不能搞所谓的“单方保护”,一定不能用意识形态来解决本来应该由经济发展产生的问题。马克思主义在一些劳动法研究者的眼里其实是宗教,他们强调的是通过阶级斗争,实现理想世界。

劳动合同法出台时大多数人认为,刚性化管理可以大幅度减少非标准劳动关系,但事实上非标准劳动关系如劳务派遣却在刚性化管理中快速发展。从世界范围看,各种各样的非全日制用工、自营工作者也都在大幅度发展,除了市场经济本身的规律外,劳务派遣很大程度上是要摆脱刚性的标准劳动关系所带来的管制成本。2012年我们以“维护工人阶级主体地位,巩固党的执政基础”作为修法的指导思想,希望通过打压,让非标准劳动关系转成标准劳动关系。意识形态的主张会让我们既看不到世界发展趋势也看不到国内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

当然,如果我们与发展潮流相悖,最终市场还是会进行纠正。最有意思的是,纠正的方法恰恰是将刚性标准的劳动关系转变为相对灵活的非标准劳动关系。当前去产能中,国有企业发基本生活费,并鼓励和安排员工到其他企业工作,正是这种情况。如果我们眼光放长一点,当年的大下岗其实也是将刚性的标准劳动关系,转为弹性的非标准劳动关系。今年两会中发生的“双鸭山事件”,暴露出产能过剩的国有企业员工难以适应这种转变。由于我们的用工不灵活,使得我们很难做出调整。十八届六中全会的公告说明中央现在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

需要明确的是,虽然现行劳动合同法以及一些相关规定是立法失误的产物,是今天中国经济下行的因素之一,但是要明确的是,今天的经济下行并不全部都是因为现行劳动合同法产生的,经济下行是多因一果。我们记住了马克思说的剥削理论,但是我们却忘记了马克思说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法律是上层建筑,其最终还是要反映经济基础的现实要求。这种脱离实际的观念,还是要受到市场逻辑的检验。有经济学家说:改革开放的成功说明我们做对了什么,今天的经济下行说明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要反思维稳来实现和谐的想法是否正确,我们把劳动关系定义的太过刚性,灵活是劳动关系的应有之义,十八届六中全会正是做出了这样的反思。现在,国家在标准劳动关系走向非标准劳动关系、走向非劳动关系中和企业形成统一了步伐。

当然更根本的是要让标准劳动关系灵活起来,最重要的是国家的经济发展要坚持实事求是,不能被传统意识形态个别概念所绑架!

标签: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未经许可的转载


如果您对我们的网站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至此页面填写

发表您的评论

*
*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