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去旅游

专栏:

作者:谭蔚

fac897529822720e583a38c878cb0a46f31fabc8

俗话说久病成良医,百虐变高手。的确,有些劳动者经历过多次劳动纠纷,再加之潜心专研各类劳动法律法规后,其法律知识和诉讼经验甚至超越了绝大多数HR的水平。如果这些“民间高手”的专业水平仅用于自身维权到也无可非议,但事实上不乏一些别有用心之徒给用人单位设下陷阱以达到利益最大化目的。

2011年,王小姐入职上海某日化贸易公司并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劳动合同,同年在一次出差过程中发生工伤,经劳动能力鉴定为十级伤残。在2012年合同到期前,王小姐发现自怀孕,公司将其劳动关于法定顺延至至三期结束。但王小姐怀孕期间,除长期以妊娠反应剧烈为由消极怠工外,还怂恿其他怀孕女职工混病假,公司出于对三期女职工谨慎处理态度和某些证据不足等原因未以严重违纪解除与其劳动关系。2014年在三期即将结束前,她递交了一张为期二周的病假单,随后于病假期间在微信朋友圈发送大量去台湾旅游的照片。此时,公司认为找到了充分的解除证据,正当在准备拟定解除通知书时,该公司的HR正巧与笔者聊及此事,当听完全部过程后,笔者觉得此事颇为蹊跷。首先,混病假出去旅游的类似案例在网络媒体多次报道,该员工获悉这样的行为属于严重违纪的概率很大。第二,通常混病假出去旅游应该及其低调,而她非但不屏蔽公司HR和老板朋友圈,还大肆宣传,与常理不符。最后,时间节点上存疑,如果劳动关系法定顺延结束,公司提出不续签劳动合同,员工只能拿到经济补偿金,而员工提出不续签将没有任何补偿。由此笔者可以推断出该员工的用意是在三期结束之际,通过迫使单位违法解除手段获取赔偿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以达到利益最大化目的。因此,笔者劝告HR暂缓解除,充分了解后,再作出决定。此后,公司通过其他员工和该员工的好友渠道得知她病假期间的确未去任何地方旅游。由此可见,用人单位险些落入该员工精心设计的圈套。

从本案我们不难发现,随着时代发展,QQ、博客、微博、微信等通讯工具发展迅速,给取证带来了诸多问题。作为电子证据和其他证据一样,具有“三性”原则,既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

合法性:本案中微信朋友圈是员工公开发送的,没涉及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或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

真实性:由于电子证据存在易破坏、易篡改等特点,因此电子证据通常需要进行公证。

关联性:那就涉及二个方面。第一,由于微信账号非是实名制,不能直接证明账号拥有者为员工本人。第二,存在内容非本人发送可能性,特别是家人发送的概率极大。对此,笔者建议用人单位在员工信息登记表中要求员工填写QQ、微信等账号证明其使用者身份,同时不能仅凭微信内容就作出主观判断,必须结合其他证据,必要时可以向法院申请调查令,形成有效证据链后方可作出最终决定。

最后,笔者想告诉每位HR朋友,随着信息透明化和员工维权意识的增强,对企业用工风险防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也对HR的业务水平提出了更高、更深、更广的要求,希望大家在今后的工作中多多努力,将不必要的劳动纠纷扼杀在萌芽中。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禁止未经许可的转载


如果您对我们的网站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至此页面填写

发表您的评论

*
*

微信服务号和邮件订阅

扫描二维码,订阅服务号(CLL劳动法),使用便捷劳动法计算器!

订阅电子邮件期刊列表,收阅每周最新专栏文章和知识库文章,了解最新服务信息。

订阅成功